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18-19年 月饼推广故事 来了!!!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2020淘宝联盟峰会现场

如果说我们这些草根,在这样一个百家争鸣、诸侯混战的淘客时代里还能有些成就,那一定要感谢群体的智慧,团结的力量,更要感谢平台的赋能。淘客行业也在经历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营销策略和行业规则不断刷新。荆棘丛生的时代,处处充满着机遇。树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

——龙猫

大家好!我是龙猫,天空联盟联合创始人,8年淘宝客从业者。

上周讲了月饼推广的第一个故事(见话题#龙猫故事会),想必大家对后续我要写的两篇推广故事的节奏已经熟悉了。这几篇文章更多的是写行业的变化、模式的更迭以及创新,而不太会写我个人。当然,不定时的会有一些关于我个人成长和思考的内容在里面,如果不感兴趣,直接略过即可。

淘宝联盟近五年基本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每年两次比较大的峰会:上半年的基本为规划整年的节奏而开,下半年的基本为双十一而开。现在又到了这样一个下半年开联盟大会的时候,很多老月饼基本都会参会。一来同行之间聚聚会,沟通下感情;二来,了解双十一的玩法。对于很多老月饼来说,这一天的收获很可能远远大于之前好几个月的总和。之前不少老月饼会针对双十一出一些玩法攻略和推广策略,这些内容对帮助新人成长非常有用。所以我们可以说,淘客这个行业是集群体的智慧和平台的赋能,再加上自身的有效理解和超强执行力,才能赚取可观收益。言归正传,开始我今天的分享。

18年 代理破局

把时间调回到2018年。这个时候粗暴式的群发单基本已经沦陷了,微信封完又开始封QQ。记得好几个老月饼的QQ核心圈子群和主号都有被腾讯冻结过,这一波扫射后很多老月饼元气大伤。18年的时候,老月饼找出路基本瞄准两条路线:(1)尝试与其他平台的CPS推广合作。很多大佬都切入并尝试过蘑菇街联盟、多多进宝、京东联盟、唯品会-唯享客、包括后来的苏宁推客联盟、网易推手、美团联盟等;(2)尝试去找其他能做社群的互联网阵地,比如手淘群、支付宝群、钉钉群、微博群、旺旺。

大家会发现总有一些困难解决不了,要么就是其他CPS联盟还欠缺些东西,要么就是其他社群用户粉丝活跃度太低。CPS联盟这块,其他平台正在逐步完善,赚钱效应开始显现;但社群这块,除去微信,还真的找不到第二个可以把收益做起来的阵地。因此,18年大部分人相当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最后的结果就是:石头好像丢了,自己人也慌了,但是岸在哪里,好像一直也找不到。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坚持直营的老月饼遇到了瓶颈,通过代理模式快速打开局面的导购APP站到了舞台中央。大部分从业者开始不得不反思自己的方向问题,可以说18年是微商入局导购且吊打传统淘客之年。全佣模式在分佣模式入场后相当于遇到了野蛮入侵者,开始变得束手无策。于是大家都开始转战代理模式,这才有了代理破局这个话题的来源。

01 局面介绍

 

经历过17年的微信大封杀之后,所有人都在找社群淘客的出路。17年比较冒头的代理APP主要就是花生日记。因为花生的代理炸群,得罪了很多淘客,所以老月饼普遍是抵制代理APP的。但是花生的势头又一路高歌猛进,这足见微商入场,对传统淘客的打击有多大。那时候很多我们管理的群,都是晚上凌晨被他们的代理偷袭。

于是,在H5中间页跳转、淘口令升级、CMS商城和导购APP中,大家最终发现,只有导购APP的中间页是最完美且不受微信打压的。导购APP的多级分佣模式能够解决持续有收入的问题,但是相应的大部分利润要分出去,所以任何模式,任何新生事物都会是有它好的一面,也有它坏的一面。

18年开始,花生日记,好省,美逛,高佣联盟,蜜源,赚生活(现福袋生活),粉象生活等就都开始发力了,一下子进入“战国七雄”阶段。圈子里传的最多的就是各家佣金比例分成模式以及优缺点介绍。每家的业务模块和功能都相差不大,比较有区别的就是各级分佣比例以及总部盈利模式。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代理导购APP

这个时候一些老淘客是坚持自己给代理设置佣金比例的,也就是说下线代理获得多少收益,总代来指定,而不是统一规则。老月饼的核心肯定是要优先照顾自己利益;而新月饼,更愿意接受总部统一指挥,统一规则,以团队的力量和团队的规模去盈利。无疑,在这块,微商的运作能力是要远远大于我们传统淘客的。

淘客这个行业的变化是非常快的。17年我们还在坚守QQ采集群的行业选品第一入口,18年基本就被大淘客吊打了。19年的淘客易汇总所有采集群的出单情况后,作为选单入口,QQ采集群基本就是第二选择了。当然,之前老牌工具商做的采集转链发单的淘客社群推广底层功能还是一直都在的,这也是QQ采集群得以保留的核心因素,否则采集群这个时代产物都有可能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02 代理的优势 

个人淘客(包括我在内),都是从其他行业或者其他岗位转型过来的。个人淘客的优点是入行容易,但是个人淘客的短板也非常明显,要做大的话实际上还是需要补很多东西。但有些东西可能又不是一时半会儿自己看的到,或者有这个心思自己去总结的。这就导致了大部分淘客在变成自由职业者之后,既没有了上班时候的那种制度约束,也没有了努力突破的行动力和自驱力。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这句话用在17年社群发单淘客和2020年受疫情影响的普通老百姓身上都再合适不过。17年之前做淘客赚了些钱的人,在18年社群被其他APP的代理炸了以后,都变得束手无策。我们这个行业的变化是真的快,以致于大部分人都跟不上,最后掉队了。反观代理,只要是有自我行动力的人,在18年入场做代理成为新一批赚钱的人,因为很多东西不需要自己准备了,只需要管理好社群,招募下线合伙人,推单爆单就能坐等收益了。

整个市面上,大家普遍认为宝妈这个群体做代理是最合适的。她们做代理有几个核心优势点:(1)社会阅历深,很多业务逻辑一看就懂;(2)自身具有购买力,自购群内好产品是最好的分享和推荐方式,比简单的文案写的好、短视频拍的棒有说服力多了;(3)具有很强的自驱力,宝妈有比较多的零散时间,也有较强的赚钱欲望,在社群维护以及找品推品方面,会整理出一套自己的运营规则和秩序,带着自己的下线去努力执行到位。尤其是做过微商的群体转型来做淘客代理业务,会很顺畅。货品不需要自己去进货压资金了,团队核心成员还能留住,一起做新项目,导购发单发圈模式和微商操作逻辑无本质差异。算是一个比较完美的项目过渡。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在推广圈看来,代理实际上就是不花钱(工资、社保等)请了一个雇佣兵或者合伙搭档。利益分配到位并且有自我驱动力去完成一定的任务量。代理模式下,一定是团队作战,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上下级。如果自购力不足,且代理不动,没有社群推广的行动力,这样的团队就会自动垮掉。自购力足或者团队内有领军人物,能够带着下线一起推广赚钱,这样的团队带货能力肯定OK,团队内的下线都能赚到可观收入。所以自代理模式盛行后,淘客进入团队化、公司化运作了。

总结下代理的优势:(1)无需市场投放费用,团队可自动裂变;(2)带货能力强,有自驱力;(3)分工明确,团队荣誉感强。
03 月饼推广过程中代理的贡献

回归到月饼推广的过程。在第一篇序曲文章中,有给大家看过我这边两张优惠券的数据——13w多的是老月饼的推广数据,28w多的是代理淘客(还只是其中一个平台的代理淘客的推广数据)。可以想象,在所有平台都主力推一个产品的情况下,代理这边的爆发力和爆款打造能力,在18年的下半年开始就已经站到了市场推广的舞台中央了。这也为后来,淘宝联盟引导代理APP重点在大促期间发力来推广核心爆款埋下了伏笔。

淘客推广每年进入到月饼这个时间点后,大家就开始思考今年的生意做的如何了。618大促只是小试牛刀,那都是配合官方走的,只有月饼推广会引发一些行业思考。在交流频繁的年代里,月饼推的好和差,直接影响线下见面吹牛逼的资格。毫不客气的说,18年大部分淘客见面的主要话题就是代理模式怎么做——是自己搞APP还是用共享版本,亦或是用集权制的多级分销模式。而到了19年,大部分淘客见面都会先问一下,你们做了返利没,有没有入局抖音?足见我们这个行业的变革和更新速度,以一年为周期都有点长了。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2020淘宝联盟峰会-变革之中见机遇

代理模式破局,不仅仅是破了老月饼的局,破了行业的局,更是对微信封号的一种应对策略。粗糙的发单模式,很容易被微信风控跟踪到账号的属性,凡是发布垃圾消息的,有广告嫌疑信息的,基本上都能被微信风控部门锁定是非正常社交用户。而代理的微信账号每天要进行的工作内容比较丰富,符合真人的属性。有发单,有培训,有朋友圈互动,还有红包记录,多个维度的标签下来,导致微信没办法快速判断其是否是一个营销号,这也和微商多年和微信对抗的经验不无关系。在微信社群和生态体系内,微商的生存能力是远远超出淘客的。当微商这个群体转型来做代理模式的淘客时,其优势显而易见。

19年 艰难守城

进入到2019年,大家会发现很多导购APP都起来了。17-18年的时候大家还在研究和探索,是共享APP好,还是集权制APP好。这到19年基本无争议了,因为共享APP的可选择性已经不多了,想用集权制APP的,好像已经到入场的最后时刻。

19年的老月饼除了做代理模式以外,还有一大批人开始转战返利机器人。返利机器人模式能起来,应该有三个想不到:联盟官方想不到规模可以做这么大,老月饼想不到收益会这么好,行外人想不到这也能搞成公司主业。19年也算是抖音淘客的开年,短视频带货在一年的时间内,直接跑完了社群淘客5-6年的过程。

这差不多就是19年淘客的几条主线,而自营社群的老淘客,基本已经成为垫底的了。代理淘客、返利类淘客和抖音淘客,都已经冲到前面去了。老月饼们要守的城,不管是用户维度(老百姓) 还是流量池维度(阵地),都出现了失守之态。

01 城墙的产生 

首先我们要确定我们守的是哪座城,然后再说明下19年是怎么守这个城的。

我个人认为19年的推广有3座城要守: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1)平台之城:发展到19年,拼多多、京东推月饼的这个筹备工作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因为二选一在19年成为好几次头条新闻报道,所以商家努力地想找经销商、分销代理商去破这个二选一,因此在京东、拼多多上都有一定的推广预算;
(2)流量载体之城:19年开始,老月饼的势能确实越来越弱了,好大一部分人开始尝试入局抖音,进行短视频带货。短视频淘客,我们在行业内叫抖音淘客(大部分是通过豆荚投放的模式进行引流的)。一部分在短视频带货上少有成就的同行开始叫嚣:“社群不行了,是个弟弟,今年要看我们短视频发力了,日破50w单不是问题,已经有行业案例了”。因为在此之前的泡泡面膜,一个多月的时间带到了200w左右的订单量,最高的一天确实有20w单。在这样的压力下,很多人确实怀疑传统的社群淘客是不是要被抖音淘客给盖过去了;
(3)模式之城:19年很多大佬淘客开始投钱搞返利模式,那段时间行业内的干货也都是在说返利机器人的投产比。淘客面向底层消费者群体,他们都有一个天然的属性——贪便宜,也就是说要用最低的价格买到最好的货。返利机器人上线后,实际上消费者对社群的依赖性降低了,他们想买什么商品直接咨询机器人就可以了;而社群里发的大部分不是他们喜欢的产品,且找个客服、找个群主半天不回的。
02 应对策略

19年,几乎所有的头部导购APP都变成全平台导购了,也就是接入了多个电商平台的CPS。之前大家担心的很多东西,随着时间的发展,并没有真正发生。比如说:返利类订单是违规的,这个是淘宝联盟的规则,但是在实际执法过程中,又比较宽松,并没有扣除大家佣金,直到2020年才出规则——以非透明的方式扣除一定比例的佣金,这算是对返利模式合规的默认;又比如说,大家都认为做了淘宝联盟的导购就不能接其他平台的,至少宣传造势上不能过多的宣传其他平台,而且发展到19年发现也没有哪家被罚,所以大家都加上了。

一些人坚守老规则, 一些人主动革自己的命,去做新的突破。淘客圈进入到一个怪圈,就是越破坏规则的越能快速的赚到一波热钱;越坚守老规则的反倒是过得越来越差。这也是城墙起来的核心原因——不是真的有一堵不可逾越的墙摆在你面前,让你过不去,而是你心里有一堵墙,自己不愿意前进。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做了多个电商平台导购的头部代理APP,实际上已经推倒了平台之城,他们不愿意守着某一块业务表忠心、当功臣。更多的是给到代理多个选择,多条营收的道路,他们基本上接入了所有拥有CPS业务的平台。老月饼们只做单一平台导购的这条价值观守不住了。

淘客流量分私域流量和公域流量,根据大家的普遍理解,社群淘客为私域流量的属性要大一些,而短视频带货为公域流量的属性要更大一些。19年是抖音带货的第一个火爆之年,美食达人还没有形成一定的势能——毕竟佣金比例给的不够高,所以投产比上不去。在抖音上爆单的大部分还是美妆品类。所以实际上19年的月饼推广过程中,抖音达人的贡献值不高,在此之前,也有头部大佬,号称要做一个超级案例,用抖音近十亿的曝光引入多少多少的月饼销量来颠覆这个行业,但最终也没有实现。抖音势能是比较强,但是要完全盖过社群淘客的蚂蚁雄兵,还需时日。

但命运总喜欢跟人开玩笑,或许以后都不会有这么一天了,因为抖音给第三方平台带货的路径要被卡脖子了。未来,会变成各个平台之间秀肌肉,而不是我们这种导购推广相互比拼了。可以理解成流量载体之城越筑越高了,已经不可逾越。

淘客模式更迭的太快也太频繁,之前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的CPS推广模式,到现在手指头已经不够用了。每一年都会多出来2-3种推广模式,而老的模式,有些是刚性需求会基业长青,有些是伪需求或者被平台规则限制打压,在一定时间段后就会退出历史舞台。19年模式的更迭,最明显的就是做用户的淘客大部分都转战做了返利淘客。当做群推淘客赚的佣金和利润还不如做返利的时候,肯定会转型。

受到联盟政策调整,2020年很多大佬又开始从返利淘客转到群推淘客来了,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你啥时候绕过我们苦逼淘客呀!模式的更迭往往只需要一个聪明人对一套规则做一些理解和微创新,就可以引发一场变革。有些变革来自淘客行业自我进化,有些变革来自对规则的适应。模式创新一直是我们这个行业大家共同的追求。这种对模式的不断研究和探索,源自大家对平台的不放心,毕竟是寄人篱下,又来自对业务模式感觉还没有摸透,生怕被别人偷袭了。只有一直保持着学习的状态,不断的去丰富自己的知识库,研究新模式,才感觉不会被淘汰。

03 守城结果 

通过应对策略实际上已经和大家交代清楚了。三座城最终的结果:(1)平台之城因为大家的兼容并包,实际上已经倒了。做不同的平台,如果是自营社群,需要研究粉丝来源,但是对代理类导购APP,就是来者不拒,全盘通吃;(2)流量载体之城越筑越高,未来是割裂状态,每个流量载体只能做自己电商平台的生意了。合纵连横会变成家常便饭,各大电商平台会激烈地争夺核心流量池;(3)模式之城实际上一直在迁移和变化, 新模式不断涌现,老模式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退出历史舞台,只是老月饼心目中一直坚信的社群就是为淘宝客而生的这个底层概念,越来越没有人去坚守了。

18-19年 月饼推广小结

大部分老月饼基本都是从个人淘客经历过来的人,对这个行业还是有一定的感情,除了赚钱养家糊口以外,还喜欢在这个圈子里交朋友喝酒聊天讲故事。

大部分新月饼一开始就是公司或者机构入场淘客的,对CPS推广和电商导购从一开始就定位成一笔电商变现的生意,不会掺杂太多的个人感情,更多的是考虑变现能力和变现速度。城墙的建立也好,推倒也罢,实际上都符合历史的更迭、时代的推进,正所谓大势所趋,浩浩荡荡。淘客这个行业,大部分人都做的是顺势而为的生意,只有小部分聪明且执行力超强的人,可以做一些改变局面的事。

老月饼的守城和新月饼的破城,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最终都是用实力说话。在19年,老月饼不敢说自己实力超强,新月饼也不敢说自己是后起黑马。每个人都在找模式变革的突破点,每个人都在想自己应该是否遵守老规则,还是勇于突破去做一匹黑马。

尾 记

PC端互联网时代,搜索是第一入口,所以大部分生意逻辑都是围绕如何获取搜索流量;无线互联网时代,社交是第一入口,所以围绕微信生态的各类生意开始此起彼伏;进入5G互联网时代,短视频直播会成为大家日常上网的刚性需求,所以关于短视频和直播的内容必然会成为未来的好生意。

时代在变化,我们也要加快脚步跟上变化。趋势的变化,模式的更迭带来的是新的财富效应。尽管18、19年绝大部分人过的还是比较艰难的,再遇到2020年疫情,老的一批淘客要么转型了,要么转行了,而新的淘客又在源源不断的进来。电商被疫情催化、加快,淘客导购门槛又相对较低,比较好进入,所以必然会成为解决就业的首选。联盟也确实在这块做了很大的赋能,给到了很多平凡人成就自我的机会,不少00后都成为了带货KOL,在淘客之路上有了不少成就。

这是最差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值得一起博一博。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T H E    E N D

咨询过老胡,他说我讲道理的内容写的还是有点功底的,但是貌似不太符合绝大部分看官的口味,自然也就没办法获得有价值的评论。那么在文章的末尾,我就放个彩蛋!本系列【龙猫创客:月饼推广故事】的最后一篇,也就是下次要写的2017年月饼推广故事之一战成名,我打算换个口味,不这么文绉绉了,也不讲什么大道理,就按淘客最喜欢的接地气的写法来,完完全全讲故事,再挑几个猛料一起回味下(17年的月饼推广还是有一些料可以抖一抖),值得各位看官期待下。下期见咯!

龙猫创客:18-19年月饼推广故事(代理破局,艰难守城)

另外,再小小的和大家做一个预告,我是本公众号主理人。个人比较偏业务型,打算后面要开始慢慢的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有这方面想法的朋友可以通过下方留言的方式或者在公众号底部菜单栏进行咨询,一起来玩一下,一起折腾点新东西。可能【公众号+视频号+直播】三位一体是一个比较好玩的项目,可以提前帮各位练练手。这段就算我招募公众号操盘合伙人了!没有工资,但有项目,有美女助理,有思维碰撞,有好玩的、好吃的、好赚的都能第一时间给到你。

最后,马上要双十一了(10.21日就算双十一开始了),提前祝我们淘客兄弟姐妹们,天天爆单,日进斗金,双十一当天赚够一年的money!!!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TaoKeShow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okeshow.com/17500.html

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1694502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微信
淘客Show 网站微信交流群上线!可添加站长微信:616945023 加入! 点击查看